這是描述信息

客戶服務熱線

0315-3530999

 

01

01

3

3

2

2

04

04

當前位置:
首頁
/
/
/
/
2007年至2017年粗鋼集中度指標分階段特點分析
資訊分類

2007年至2017年粗鋼集中度指標分階段特點分析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中國鋼鐵新聞網
  • 發布時間:2018-04-27 00:0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2007年至2017年粗鋼集中度指標分階段特點分析

【概要描述】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中國鋼鐵新聞網
  • 發布時間:2018-04-27 00:00
  • 訪問量:
詳情

    目前國內通用的鋼鐵工業集中度指標采用的是粗鋼集中度指標。以各年度12月份《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所發布(由國家統計局授權鋼鐵協會發布)的當年度全國粗鋼產量為該年度粗鋼集中度指標的母項,并根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會員企業上報給鋼鐵協會的年度粗鋼產量及各個會員企業統計口徑來確定粗鋼集中度指標的子項,據此所計算出的粗鋼集中度指標統稱為表觀性粗鋼集中度指標。本文根據2007年至2017年各年度表觀性粗鋼集中度指標的增減情況進行時間階段劃分,對并從粗鋼產量增減、鋼鐵行業效益、鋼材價格走勢等三個方面對各個階段的粗鋼集中度指標變化特點進行對比分析。

  一、近11年粗鋼集中度指標三個階段的劃分

  2007年至2017年,這11年粗鋼集中度指標變化呈現三個較明顯的階段:第一階段是從2007年至2011年。在這一階段性粗鋼集中度指標基本是逐年上升的態勢,并于2011年達到近11年的峰值。2011年前5家鋼鐵企業粗鋼集中度為33.71%,前10家為49.20%,前15家為58.10%;第二階段是從2012年至2016年,在該階段粗鋼集中度指標連續5年下降,且2016年粗鋼集中度指標創近11年來的最低值。2016年前5家鋼鐵企業粗鋼集中度為21.89%,前10家為34.09%,前15家為42.49%,分別較2011年的最高值下降了11.82個百分點、15.11個百分點、15.61個百分點;2017年則可以看作是第三階段的起點。2017年前5家鋼鐵企業粗鋼集中度為25.21%,前10家為36.94%,前15家為到45.40%,分別較2016年提高了3.32個百分點、2.85個百分點、2.85個百分點,并高于2014年、2015年,達到了2013年粗鋼集中度指標的水平。

  二、各個階段粗鋼產量增速、行業效益、鋼材價格走勢的差異性

  粗鋼集中度指標在這三個階段呈現截然不同的走勢,必然與這三個階段的行業生產、行業效益及市場環境密切相關。對三個階段的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情況進行分析可知:第一階段有4個年度的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增速保持在8%以上,僅2008年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增長1.1%。第二階段有4個年度的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增速都低于4%,僅2013年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增速超過了4%(僅為7.5%)??傮w看第一階段各年度粗鋼產量增速的算術平均值為9.7%,第二階段各年度粗鋼產量增速的算術平均值為2.08%,第一階段要高出第二階段7.62個百分點;2017年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5.7%,這一增速低于第一階段的算術平均值(僅高于2008年),但高于第二階段的算術平均值(僅低于2013年)。

  對三個階段的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銷售利潤率進行對比可知:第一階段有4個年度的銷售利潤率超過了2.6%,僅2009年銷售利潤率(為2.1%)低于2.6%。第一階段2007年銷售利潤率高達5.5%,是近11年的最高值;第二階段有4個年度的銷售利潤率低于2.6%,其中2015年銷售利潤率低至0.81%,是近11年的最低值。第二階僅2016年銷售利潤率(為2.63%)高于2.6%??傮w看第一階段各年度銷售利潤率的算術平均值為3.25%,第二階各年度段銷售利潤率的算術平均值為1.92%,第一階段要高出第二階段1.33個百分點,即第一階段鋼鐵行業盈利水平要明顯好于第二階段;2017年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銷售利潤率為5.07%,僅低于2007年,明顯好于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算術平均值。

  對三個階段的鋼材綜合價格指數(CSPI)當月值進行對比可知:如果第一階段剔除2008年鋼材價格的“波峰”,則第一階段鋼材價格指數呈現較好的動態上升趨勢,其中2007年、2009年鋼材價格指數基本在100至120之間波動,2010年、2011年鋼材價格指數基本呈逐月上升的態勢。從2011年10月起,鋼材價格指數有所回落,但2011年12月的鋼材價格指數依然保持120左右,屬于歷史上的高價格區間;第二階段前4年鋼材價格指數呈現下跌的態勢,并于2015年11月跌至近11年的最低點(56.19)。2016年鋼材價格指數基本呈逐月上升的態勢,并于2016年12月升至99.51,但2016年鋼材價格指數的月度算術平均值僅為73,僅高于2015年(月均值為69),依然屬于歷史上的低價格區間??傮w看第一階段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為120,剔除2008年價格波峰后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為117。第二階段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為90,第一階段鋼材價格指數月度平均值至少高出第二階段27(個點)以上,即第一階段鋼鐵價格水平明顯好于第二階段。

  2017年鋼材價格指數呈現動態上升的態勢,從2017年1月的99.87上升至2017年12月的121.8,與2010年鋼材價格指數走勢較為相近。2017年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為108(見圖4),優于第二階段4個年份的月度算術平均值(僅低于2012年),同時低于第一階段4個年份(僅優于2009年)的月度算術平均值。因此,2017年鋼材價格指數整體優于第二階段,但遜于第一階段,且各月價格指數走勢與第一階段后3年有所接近,但完全區別于第二階段的頭4年。

  三、粗鋼集中度指標與產量增速、行業效益、價格走勢的關聯性分析

  1.第一階段粗鋼集中度指標與價格走勢等因素的關聯性分析

  第一階段鋼材價格指數整體呈上升態勢(剔除2008年的價格波峰),而且第一階段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為120,而且各年的鋼材價格指數月度算術平均值都保持在100以上,表明這5年鋼材市場需求總體向好,一方面鋼材需求的持續增長拉動了粗鋼產量的增長,另一方面供需保持動態平衡,支撐了鋼材價格的適度增長;行業銷售利潤率雖然總體呈下降的態勢,但粗鋼產量的增長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鋼材價格下跌對行業總利潤的負面影響,而且這5年行業銷售利潤率的年度算術平均值高達3.25%。在這樣的背景下,多數鋼鐵企業對行業未來發展預期看好,企業擴大產能規模的意愿較為突出。擴大產能規模一是通過固定資產投資來新增產能,二是通過兼并重組以資本為紐帶來控制更多的存量產能。因此,在第一階段很多優勢企業通過上述兩個途徑實現了產能與產量的雙重提升,進而推動了粗鋼集中度指標的提升。

  第一階段粗鋼集中度上漲幅度最大的兩個年度依次是2008年、2010年。影響2008年鋼鐵產業粗鋼集中度指標提升的主要因素是鋼鐵企業重組。如寶鋼集團、武鋼集團通過企業重組方式大幅度地提高了本企業年度粗鋼生產規模,兩家企業的粗鋼產量增量(即被重組企業的產量規模)分別達到686.5萬噸、754.78萬噸;唐鋼與邯鋼等鋼鐵企業合并成立河北鋼鐵集團,濟鋼與萊鋼合并成立山東鋼鐵集團,產生了更大規模的鋼鐵企業。如果未有上述企業重組事件發生,則調整后的2008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下降4.5個百分點、6.51個百分點、5.69個百分點。企業重組使2008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較2007年分別提高了4.49個百分點、5.84個百分點、5.08個百分點。

  2010年鋼鐵產業粗鋼集中指標的提升得益于大型企業集團產能擴張、企業重組雙重因素的影響。首鋼集團、武鋼集團、寶鋼集團2010年粗鋼產量增量均超過500萬噸,如果前1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保持2009年水平,則調整后的2010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下降3.62個百分點、5.41個百分點、6.17個百分點;如果鞍鋼、本鋼、首鋼、河北鋼鐵集團等企業未發生重組事件,同時假定渤海鋼鐵集團也沒有成立,則據此調整后的2010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下降3.1個百分點、4.16個百分點、5.27個百分點。企業增產及企業重組使2010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較2009年分別提高了3.54個百分點、5.14個百分點、5.70個百分點。

  2.第二階段粗鋼集中度指標與價格走勢等因素的關聯性分析

  第二階段鋼材價格指數在前4年整體呈下降態勢,表明從2012年起鋼材市場中供大于求的矛盾開始顯現,從2014年起粗鋼消費總量保持相對穩定,而產能卻在前4年持續增長,供大于求的矛盾在2015年進一步激化,受此影響粗鋼產量增速出現了回落,而且行業盈利水平持續下滑,如2015年粗鋼產量同口徑同比下降了2.3%,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銷售利潤率降至0.81%。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多數鋼鐵企業保自身生存成為第一要務,優勢鋼鐵企業兼并重組的意愿大為降低,甚至部分非實質性重組在困難時期出現解體;同時受盈利水平下降的影響,部分大型鋼鐵企業的控產與減產成為常態。企業集團解體及企業粗鋼產量下降必然導致粗鋼集中度指標的下降。

  2016年的鋼材價格在2015年超低水平的基礎上出現了逐月回升的態勢,關鍵性影響因素是鋼鐵行業去產能工作的開展有效抑制了鋼鐵過剩產能的惡性釋放。但是2016年上半年各月鋼材價格指數保持在70以下,與2015年下半年各月的價格指數水平接近,且2016年鋼材價格指數的月度算術平均值僅為73。因此,2016年鋼材市場雖然出現了價格好轉的跡象,行業銷售利潤率上升至2.63%,但由于鋼材價格依然處于歷史上的低位,這時即使價格指數走勢呈現一定的上升勢頭,但多數鋼鐵企業在上半年對行業未來發展的預期存有種種疑惑,一些鋼鐵企業對行業未來發展依然信心不足,受此影響優勢企業通過企業重組擴大產能的意愿亦不強烈。

  第二階段粗鋼集中度指標下降幅度最大的兩個年度依次是2012年、2013年。影響2012年鋼鐵產業粗鋼集中度指標下降的主要因素是大型企業集團減產,如前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合計減產444.9萬噸,前10家企業粗鋼產量合計減產741.76萬噸,前15家企業粗鋼產量合計減產820.33萬噸。假定前1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保持2011年水平,則調整后的2012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提高0.62個百分點、1.04個百分點、1.15個百分點。部分大型鋼鐵企業的減產使2012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較2011年分別下降了2.17個百分點、3.26個百分點、3.76個百分點。

  影響2013年鋼鐵產業粗鋼集中度指標下降主要因素是部分大型鋼鐵企業前幾年所進行的企業重組沒有實質性推進,最終由于“聯而不合”的集團成員退出導致2013年相關會員企業統計口徑的縮小。如果2013年河北鋼鐵集團、鞍鋼集團未發生集團成員企業退出事件,則據此調整后的2013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提高5.55個百分點、5.31個百分點、4.5個百分點。鑒于前15家鋼鐵企業2013年普遍增產,假定前1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保持2012年水平(沒有增產),則調整后的2013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會分別較調整前下降1.96個百分點、2.61個百分點、2.9個百分點。由于增產因素對粗鋼集中度指標影響弱于企業退出因素,導致2013年粗鋼集中度指標下降,即河北鋼鐵集團、鞍鋼集團統計口徑的縮小使2013年前5家、前10家、前15家粗鋼集中度指標較2012年分別下降了6.15個百分點、6.53個百分點、5.9個百分點。

  3.第三階段粗鋼集中度指標與價格走勢等因素的關聯性分析

  2017年鋼材價格走勢整體優于第二階段,而且去產能、徹底清除地條鋼的巨大效果在2017年得到了充分體現,如“地條鋼”企業的退出意味著市場中缺少了不遵守市場規則的“惡性競爭者”,使市場競爭回歸良性,消除了“劣幣驅逐良幣”的不良現象。去產能、徹底清除地條鋼亦使鋼材市場中供需均衡定價體系得以恢復,鋼材價格理性回歸,鋼材價格反映市場供需、調節供需的功能得到較好修復。同時清除地條鋼必然使市場真實供應出現一定的“缺口”,規范鋼鐵企業的粗鋼增產很好彌補了這部分缺口,并使整個鋼鐵行業的產能利用率基本恢復到合理區間,即2017年多數鋼鐵企業的增產背景與第一階段的增產背景有著本質的區別。受益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鋼鐵行業銷售利潤率大幅上升至5.07%。在這樣的背景下,優勢鋼鐵企業不僅增產意愿增強,而且兼并重組的意愿亦有所增強,如中信泰富重組青鋼,沙鋼集團重組大連特鋼。在企業增產及重組等因素的綜合作用下,2017年粗鋼集中度指標的提升成為必然。

  經測算,影響2017年前5家粗鋼表觀性集中度指標提高的首要因素是寶武集團的產量合并統計,亦可理解為寶鋼、武鋼進行企業重組對粗鋼集團度的貢獻,重組對前5家粗鋼表觀性集中度指標的貢獻額度較粗鋼增產高出1.64個百分點;2017年前10家粗鋼表觀性集中度指標提高的首要因素是增產,其次是重組因素,增產因素的貢獻額度較重組因素高出0.43個百分點;2017年前15家粗鋼表觀性集中度指標提高的首要因素是增產,其次是重組因素,增產因素的貢獻額度較重組因素高出1.55個百分點。

  通過對近11年三個階段的粗鋼集中度指標變化特點及部分影響因素的分析,可以進一步明確:當整個鋼鐵市場供需關系良好,鋼材價格指數保持100以上且處于上升態勢,同時鋼鐵行業銷售利潤率保持在2.6%以上,此時鋼鐵企業增產及企業規模擴張的動力較足,粗鋼集中度指標通常會出現年度環比上升的態勢。因此,提高鋼鐵行業粗鋼集中度指標就需要關注以下個三方面:一是鋼鐵市場必須保持供需的基本平衡,在未來鋼材需求總量保持適度穩定的背景下,鋼鐵行業則需要大力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保持鋼材供應總量的穩定和鋼材供應質量的提升;二是在保持供需基本平衡的前提下通過持續優化鋼鐵產品的品種結構、鋼鐵產能的區域布局、鋼材售后服務鏈條等方式保持鋼材價格的穩中有升,鋼材價格指數的月度均值最好在110-120之間波動,這樣有助于使鋼鐵行業銷售利潤率保持在3%左右甚至是更高水平;三是激發優勢企業擴大產能與產量的積極性,鼓勵優勢企業以資本為紐帶通過控制更多存量產能來實現產量的增長及市場份額的增長,即在給優勢企業提供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的同時提供必要的兼并重組激勵措施。保證上述三點,才可能更好地促進粗鋼集中度指標的持續提升,同時有助于鋼鐵行業走上一條高質量的發展道路。

版權所有:唐山首唐寶生功能材料有限公司        冀ICP備1020009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唐山

丰满人妻一区二区三区视频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