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描述信息

客戶服務熱線

0315-3530999

 

01

01

3

3

2

2

04

04

當前位置:
首頁
/
/
/
/
中國鋼市最壞時候正在過去
資訊分類

中國鋼市最壞時候正在過去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中鋼協
  • 發布時間:2015-08-04 00:00
  • 訪問量:

【概要描述】

中國鋼市最壞時候正在過去

【概要描述】

  • 分類:行業新聞
  • 作者:
  • 來源:中鋼協
  • 發布時間:2015-08-04 00:00
  • 訪問量:
詳情

眼下說,中國鋼材市場的最壞時候已經過去,或有盲目樂觀之嫌。但后市還有沒有更糟更壞的?應該沒有!因為現在就是最糟最壞的。那么鋼價還會不會再創新低?或許還會!但下行空間極其有限。因為,無論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鋼鐵產業鏈的承受能力,以及價值規律和市場運行規律看,中國鋼材市場的最糟最壞時候正在過去,窄幅波動、逐步企穩、小幅回升將是后期運行的主基調。

  一、鋼鐵行業正過最壞時候

  1.鋼鐵企業正過最壞時候

  國家發改委口徑的數據顯示,一季度全國鋼鐵行業實現利潤總額181.3億元,同比大降36%,利潤創20多年來新低。中鋼協口徑的數據是,一季度虧損企業達到了50戶,占會員企業總戶數的49.5%,虧損面創歷史之最。數據還表明,全國大中型鋼鐵企業主營業務虧損110.5億元,同比增虧34.3億元。同時,一季度34家上市鋼企虧損15.6億元,虧損鋼企16戶。三組數據明確顯示,我國鋼鐵行業的形勢空前嚴峻。

  中鋼協最新數據又報,今年上半年大中型鋼鐵企業主營業務虧損216.8億元,同比增虧167.68億元;虧損企業43戶,占統計會員企業戶數的42.6%。由此可見,鋼鐵行業正在歷經史上最壞時候毋庸置疑。

  2.鐵礦企業正過最壞時候

  中礦協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32家重點大中型礦山企業虧損9.23億元,同比增虧28.52億元;從虧損面看,32家重點大中型礦山企業中有29家虧損,虧損面達90.6%;在市場需求疲軟和價格持續下跌因素作用下,虧損面由中小型企業向國有大型企業蔓延,太鋼礦業、攀鋼礦業、河鋼礦業紛紛加入虧損行列。中礦協預計,2015年國內高成本的小礦山將處于全面關停狀態。

  鐵礦石價格爆跌,使一向稱雄世界的鐵礦大佬們的日子也不好過。2015年1月,澳大利亞鐵礦石生產商Arrium、CMC以及美國CML分別削減了360萬噸、400萬噸、200萬噸的產能。因礦價大幅下跌,3月份Ussteel、Ferrous礦山分別削減了550萬噸、220萬噸的產能。更有甚者,鐵礦石產量世界第一的淡水河谷今年一季度凈虧損達31.2億美元,這在以前是無法想象的。雖然,2季度有16.8億美元的盈利,但上半年仍然有14億美元的虧損。由于鐵礦石價格已擊穿其承受底線,澳大利亞新興礦山阿特拉斯鐵礦公司已于3月13日被迫停產。明確顯示,國外鐵礦石生產企業的經營狀況都空前嚴峻,自營鐵礦石企業也在歷經最壞時候。

  3.鋼價礦價煤價正過最壞時候

  今年以來,不管是鋼材價格、鐵礦價格,還是焦煤價格,無論是現貨還是期貨,均出現了史無前例的下跌,均歷經了鋼鐵產業鏈上最糟最壞的時候。

  二、鋼貿行業正過最壞時候

  有關數據顯示,全國原有20萬家左右專門從事鋼鐵貿易的企業,但到2014年末已經有一半左右退出了市場。其中,上海地區近七成鋼貿商退出了市場。而且,在幸存下來的鋼貿商中,留守觀望、不能正常開展業務的空殼公司占到了20%左右。所以,全國真正意義上的鋼貿商數量已經從原來的20萬家左右,下降到了8萬家左右。更需關注的是,近幾年鋼鐵電商的迅猛發展,以及產業鏈密集融合后,傳統鋼貿的盈利空間被日趨壓縮。由此預測,我國鋼貿行業的“洗牌”仍將持續,鋼貿行業歷經最壞時候的時間可能更長。

  三、大眾商品正過最壞時刻

  由銅、鋁、鉛、鋅四個基本金屬組成的金屬指數(IMCI),今年以來就暴跌了18%,不僅迭創歷史新低,而且跌幅占了歷史總跌幅的60%。這說明,IMCI,也在歷經最壞時候。另外,“標桿”商品——美國原油期貨價格已經從歷史最高114.8美元,跌至歷史低點43.6美元左右(跌幅62%)。橡膠從歷史最高的43500元/噸,跌至10975元/噸(跌幅75%),均顯示歷經了最壞時候。

  誠然,大宗商品市場仍有諸多不確定因素,前景也不盡樂觀。但已經有跡象表明,國內外投資者重返大宗商品市場的信心正在逐步增強。截止7月31日,BDI數據達到1131點,相較今年2月18日的509點歷史低點,大漲122%,就是最好的佐證。明確顯示,國內外大宗商品的最壞時候正在過去,“抄底”和“空翻多”的機會正在到來。

  四、中國鋼市最壞時候正在過去

  目前,鋼鐵主業虧損,煤炭行業虧損,國內外鐵礦企業趨于虧損等等,明確顯示鋼鐵產業鏈已經瀕臨難以為繼的境地。但也正因為難以為繼,恰恰說明了中國鋼材市場最糟最壞時候正在過去。當然,更為重要的佐證還有極為關鍵的國家意志和政策累積效應。

  一是國家有能力應對各種風險。雖然我國經濟面臨巨大的下行壓力,但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中央政府,經濟規模是1962年的1萬倍,還有幾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等戰略儲備。因此,要堅信中央政府有能力、有辦法來應對和化解各種市場風險,確保國民經濟平穩健康發展,實現7%左右的經濟增長目標。

  二是中國式量化寬松正在進行時。今年以來三次降準、三次降息,再加上財政部批復的3萬億地方債置換額度等等,央行貨幣“放水”的態勢已經相當明顯。但由于我國經濟容量大、積弊深,后期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實體經濟仍然困難。因此,下半年繼續大幅度降準勢在必行,甚至推出適宜中國國情的量化寬松政策也在情勢之中,以切實化解經濟困難,促進中國經濟高水平協調發展。

  三是下半年GDP增速將實質提升。上半年金融衍生品市場的繁榮,為7%GDP的增長速度做出了至少0.5%的貢獻。但下半年金融衍生品市場將不可避免的進行一定幅度的調整,對GDP增長的貢獻也將比較有限。因此,下半年中央政府勢必大幅度釋放政策紅利、加大實際投入、加快推進實體經濟發展的步伐,以確保GDP增長總目標的實質提升和完成。

  四是間接出口的鋼鐵需求增加。“一帶一路”和“中國制造2025”戰略等資本和工程輸出,必然帶動鋼鐵等商品輸出。由此,勢必增加我國鋼鐵產品的間接出口。

  五是批復的項目大量開工。國務院去年底已批準總投資額逾10萬億元人民幣的七大類基礎設施項目。其中:今年投資超過7萬億元。但鐵總數據顯示,今年1-6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2651.3億元,而按照全年8000億元固定資產投資的預定規劃,下半年需要完成5348.7億元,即平均每天需完成29.3億元的投資任務;同樣,交通部上半年僅完成9839億元的投資,如按全年完成2.6萬億元的計劃,下半年還將完成16161億元,即平均每天投資約為88億元。

  由此可見,大量建設項目的開工或續建,勢必會增加相當數量的鋼鐵需求,從而促進鋼鐵產業鏈走過最壞時候。

  綜上研判,中國鋼市歷史性底部已經基本形成,最壞時候正在過去,下半年總體情勢或略好于上半年。其中:三季度期鋼和現鋼將探底回升,但抬升幅度有限;四季度鋼市有望在利多因素積聚下震蕩上行;下半年鐵礦、焦炭、焦煤價格將繼續弱勢運行,但相關期貨品種有較多運作機會。

版權所有:唐山首唐寶生功能材料有限公司        冀ICP備1020009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唐山

丰满人妻一区二区三区视频53